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意难忘】(完)
【意难忘】(完)
这是我在当年当保全所发生的一个故事,也是我迄今都难以忘怀的往事。2
010年十月秋,看着车道口进出频繁的进口轿车跟施工装潢的厂商车辆,早上
十点钟左右,北台湾太阳高挂半空,十分艳丽而明媚。虽然时节已经进入十月可
是如今的台北盆地,闷热的天气早已让自己汗流浃背。
  想到自己一大早不到六点就得起床,骑了半小时的机车,来到刚完工开始交
屋的建筑工地案场。然后匆匆忙忙啃掉手里的酵素饭糰,咕咕噜噜喝着工地里面
准备的矿泉水。
  这是他每天的早饭。
  北市的各式早餐店,遍布街头角落,加上超商林立。早餐都是随便吃一下,
午餐则是跟工人一起订便当,晚餐就在离家附近的夜市解决。就是我的生活,我
的一日三餐。
  有人天生贵命,富贵一生,有人终日碌碌,出卖劳力,也无法换得一日轻松。
就如自己一般。现在的工作是建筑工地的保全,工作时间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
点,月休四天薪水不过30K,扣掉一个月近万的房租以及交通费跟伙食费,在
北市,这种收入水平,只能勉强度日。想到自己自从北部某私立二流大学管理学
院毕业后因为没有考上公务员,也没考上银行加上出身南部务农的家境,所以当
兵后就留在台北打拼,可惜实在是没有一技之长,好加在26岁的自己身高17
8cm加上之前有在锻炼所以虽然没有八块肌至少身材算是还不错,所以就经朋
友介绍来到这豪宅工地当个小保全。
  这些年在北市学会了自给自足,也学会了如何生活。
  虽然生活对於他来说苦不堪言,想着将来的生活,但想着眼下的日子,再苦
再累,自己咬牙也要坚持下去。这就是人生。
  因为是刚交屋所以总共两栋共八十多户的大楼目前真正开始入住的不到十几
户,其他的大部分都还在装潢施工,因此白天的工作除了要帮忙一般社区事务外
还得帮忙屋主认识以及使用豪宅设备,像是建商赠送的保全系统,明明交屋手册
都有教导如何设定家庭保全系统了,装潢施工人员就算了,可是还是常常都会有
屋主会误触防盗警铃,害的我常常都要用对讲机确认然后交他们如何解除以及设
定新的密码之类的。
  今天下午五点施工时间结束后正在巡逻地下停车场确认停车场都没有厂商乱
丢废弃装潢材料正准备回大厅的我,突然手中的对讲机响起柜台的呼叫,原来是
十楼之一的屋内防盗警铃在响,社区秘书从大厅打对讲机上去也都没有人接,所
以要我去回大厅拿屋主因为要装潢而寄放在柜台的大门备用钥匙跟感应扣进去屋
内查看甚么状况。
  十楼之一的屋主,记忆中的住户资料好像是说她今年三十岁,姓黄,未婚的
样子。而从帮她装潢的设计厂商得知(施工的工人总会在休息时跟我们讲一些有
的没有的住户八卦,这在业界算是公开的秘密吧),听说黄小姐是某上市柜公司
董事长的特助。私底下工人都会传她应该是人家的小三,要不然一个三十岁的特
助怎么可能买得起一户好几千万的房子。
  当我从十楼电梯门一开就听到警报声的声响,一层有两户的格局往十楼之一
看去就看到大门是被打开的,刚走进去屋内就看到即将装潢完成的客厅中站立着
一位美女,身高大概165CM左右,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垂肩,宽松的白色褶
皱挽袖纱衣,隐约能看到里面的粉红色胸罩,目测应该有C罩杯吧。下半身一条
蓝色牛仔裤,脚踩白色短跟高跟鞋,很是青春靓丽。牛仔裤包紧的挺翘屁股。那
妙曼绝伦的身材,搭上天仙般的面容,那种美丽无法言喻,实在是个极品女人。
  而从那双淡薄英眉就可以看出她是个特立独行的女人,一般女人都会拔眉画
眉,但是这个女人却是英眉飒爽,不见丝毫点画过的痕迹,却偏偏天生如此好看,
若是经过修饰的话,可能反而会失去了现在的风韵。她脸上的肌肤白皙水嫩,仿
佛弹指可破,加上洋溢着一股特有的自信,我看得不禁发呆。配上她不茍言笑冷
冰冰的表情,加上那深邃明亮的双眸,让人有些敬而远之的感觉。果然有董事长
特助上位者的架式。
  可能是因为看我也算是帅哥一枚以及说话态度诚恳份上,在我解释完可能造
成警报器响的状况后,她并没有怪罪我甚么(因为我也遇过有的住户会有一副看
不起保全的态度很令人讨厌)。所以对她的印象还不错,在帮她解除警报又教导
她如何设定后我们便站在大厅聊起天来(因为还在装潢中所以客厅都还是空的)
. 因为我在社区从施工到交屋已经快两年所以基本上的东西我都知道,所以在她
跟我谈论时我都可以很清晰而且正确的回覆她的问题。加上也许彼此年纪相近吧!
因此感觉她跟我说话的语气也就越来越好,加上我跟装潢公司以及施工厂商都还
算熟,她甚至还要我推荐好的冷气厂商给她,而在我要离开时她也递了一张名片
给我,我们也互留了LINE,说有甚么问题可以用来联系用,从她递给我的名
片上抬头就是某某科技公司董事长特助,姓名叫黄xx,英文名Emily。难
怪可以在非假日的下午就来看装潢中的房子。
  回到大厅跟社区经理回报状况后经理也要我好好跟黄小姐维系客情,毕竟之
后的公司保全约续约与否每位住户都是关键的一票。之后接下来几周我们便用L
INE常常聊天,当中冷气当然是我帮忙介绍的厂商装的,然后连床、沙发之类
的加上冰箱、电视等小家电在她没有空来验收时(说是要陪大老闆出国开会或是
刚好跟厂商约好的时间后临时要忙没空来社区)都是我去帮她验收的(反正钱她
早就都付好了)。甚至第四台、中华电信来装电话都是我要陪同,连家具摆设我
都得跟厂商放好用LINE拍给她看确认,搞得厂商还跟开玩笑说我才是真正屋
主。当然有时在她来社区她也都很大方会买星巴克或是其他的饮料点心来柜台给
我以及同事吃,所以几个社区同事们都知道这位漂亮又大方的黄小姐。
  之后即便Emily正式搬进来社区后我们也依旧都用LINE保有联络,
有时还会在我下班后两个人会偷偷约在夜市吃晚餐(谁叫我这保全薪水吃不起高
级餐厅的套餐,反正Emily也不在意是不是一定要吃大餐),但毕竟保全跟
住户的关系所以即便偶尔在社区中遇到彼此我也都拿捏好分寸不会因为熟了就随
便说话。这样的情形一直到半年后2011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才改变了一切。
  那天是星期一的晚上六点多,我已经开始准备交接时突然LINE传来Em
ily的讯息,说她现在人心情很糟看我等一下能不能在下班后去她家陪她一下,
我心里考虑了一下(毕竟怕同事间会乱说话加上下班后去住户家要是被别的住户
看到观感会不好,再加上坐电梯要有感应扣,交完班后我就没有感应扣可以用,
所以还得要编个理由说要帮住户处理事情然后借感应扣上楼)就答应说等一下交
完班会上去。
  在交完班后我就上十楼去找Emily了,按了门铃等我看到开门迎接我的
Emily时我有点被惊到。此时Emily穿着一件薄薄丝质的有点透明的连
身白色雷丝睡衣,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穿着成套的黑色内衣裤,脸上则明显有着喝
完酒后的微红,接着看到客厅桌上果然有瓶开过喝到剩二分之一的红酒以及两个
高脚杯,因为我还没有吃饭所以她也很贴心事先早就帮我简单煮了个麵,吃着泡
麵配红酒也堪称是一绝吧!吃完麵听着Emily诉说着她的委屈才知道小三难
当阿。
  正如传闻一样Emily果然是人家的小三,虽然之前聊天大概能猜到是这
样,但从她口中听到果然如此时,心理未免还是会觉得可惜,而这间房子的头期
款跟每个月的房贷都是那个男人供的,最近正宫好像有发现甚么,所以呢,她最
近的日子也是越发不好过再加上男方迟迟好像不肯离婚来扶正她,让她有开始认
清当别人第三者的悲哀。
  听了她的故事,陪了她喝了几杯红酒后我竟起色胆对着Emily说,「要
不你跟对方分开然后跟我在一起吧」她回答,「怎么可能」要是分手了,光是这
房子的房贷怎么办。
  我又问她:「那你有喜欢我吗?」她微微看着我说:「当然是有点喜欢,要
不然怎么会跟我出去吃饭」。
  说完她就起身说要去拿第二瓶红酒准备要继续喝,我趁着Emily刚起身
时拉了她到了我怀里,半躺在我的腿上。我早已高翘的肉棒无巧不巧地顶在了她
那深陷的臀沟之中。在我的怀里她才像清醒过来似的,用手推搡着我,有些慌张,
又有些色厉内荏,Emily满脸通红低声叫道:「你还不放手,再不放手,我
马上就要叫人了!」
  我又怎会给她反抗的机会呢。
  没等她回过神来,我顺手一拉说,Emily,其实我好喜欢你,我想你都
快想疯了。「说完我一手抱紧Emily的细腰,一手托住她的头,低头就往她
的红脣亲了下去。我心里一片沸腾。我拼命地抱着她,不给她挣脱的机会。她大
睁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我,嘴里呜呜有声,可是由于双脣被我堵住,却什么
声音都发不出。微微看她双眉微微颤动,眼睑里沁出两颗晶莹的泪珠。可是这时
我已经被欲火沖昏了头脑,又怎会理会她的感受。
  我用舌尖在Emily的香脣上亲吻,她的双脣抿得紧紧的。我一手抓住了
内衣内挺翘的屁股,她浑身颤抖了一下,双手推搡的力道好像也少了些。我用力
揉捏着她的屁股,感受着她滚烫的体温。
  我的舌头继续在Emily的红脣上探索,用我的舌尖往她双脣里钻,她的
红脣一点都不配合,继续紧闭着。这时我把阴茎往上一拱。硬梆梆的阴茎被她的
臀沟更深的包夹着。阴茎隔着内裤,一下子碰到了她臀沟的底部。大概这下碰到
了她的敏感部位,只听到她噢的一声小叫,双脣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如此大好良
机我又怎能错失,我的舌尖不失时机的钻了进去。
  我细细的在她的牙齿里边轻轻的舔着,撩拨着她的舌尖。慢慢的她闭上了双
眼,双手也放弃了抵抗,转而抓住了我的制服衬衫。她的舌尖和我交缠在一起,
我吸吮着她的舌头。她渐渐的有了反应,双手抱着我的头,也开始用力吸着我的
舌头,彼此缠绕几分钟后她害羞的开口说:「不要在这里,到卧室去。」接着我
就抱着她进了主卧室,在床上把Emily的连身丝质内衣脱掉后看到Emil
y穿着黑色的胸罩,黑色的三角裤,衬托得原本白净的皮肤更是晶莹剔透,显得
娇媚蚀骨。
  「Emily,你真好看!」说着我把Emily的胸罩解了,一对丰满坚
挺的乳房露了出来,两颗粉红的乳头点缀在上面。我握住她的乳房使劲抓捏,雪
白的乳房从指缝里挤了出来。
  「喔…」Emily轻吟了一声:「吻我…」低头吻了下去。一边吻,一边
用手指逗弄着她的乳头,在我的抚弄下,那两粒红樱桃慢慢的涨大。我低下头叼
住了其中的一粒,使劲地吸啜。
  「嘻,好痒,干嘛只吸人家奶头??」Emily笑的花枝乱颤。
  「是呀,我就是要吃你的美乳。」我抬起身子,笑嘻嘻地说。边说边把自己
脱了个精光。
  「好大喔,才和人家亲了一口,就变成擎天一柱了。」Emily接着用纤
纤玉手套弄着我那早已挺拔的肉棒。手指圈着我的阴茎,一上一下地套弄着我那
17cm的肉棒。
  接着我沿着大腿伸向她的两腿之间。一层薄薄的布片阻住了我前进的步伐,
那是她的三角裤。隔着三角裤我继续往下摸索,感觉手指进入了两片凹槽之中,
一条裤衩紧贴在凹槽,已经是湿沥沥的一片。我用手指勾起裤衩,想要进一步深
入时,她抓住了我的手。可是她又怎么有我力气大呢。扯下裤衩到大腿处,我坚
持着把手指从三角地带伸了下去,摸到毛茸茸的一片,继续往下碰到了她的阴道
口,感觉滑腻腻的,中指往里一伸,两节手指一下子进去了。Emily鼻子里
发出了哼的一声,双手紧紧抓住了我,我则对她还以更激烈的亲吻。
  我脱下了Emily的三角裤,这下Emily全身赤裸的呈现在了我的眼
前。她的阴毛呈倒三角,黑黑的一片,摸上去卷卷的。我把Emily的大腿打
开,两片大阴脣被淫水浸得亮晶晶的,闪烁着淫糜的光芒,微微向两边张开,仿
佛诉求着什么。
  我用脚撑开Emily的双腿,趴了上去。然后握住直挺挺的肉棒,轻轻的
用龟头在她扒开的阴道口里磨着,Emily的阴道里马上流出了粘稠的淫水。
她的小腿夹紧我的身体,把屁股轻轻的扭动着,我用龟头轻轻触碰着她粉嫩的阴
唇,看着她的阴道慢慢张开。
  「啊,啊,别折磨我了。」我扶着肉棒在她的阴部磨着,几次将龟头顶在她
的阴道口,但就是不往里插。「Emily,我要插进去了喔。」我在Emil
y耳边低语。
  说着我就把肉棒对准早已湿得一塌糊涂的粉红色嫩穴插了进去。感觉龟头碰
到了一个又湿又热的小洞,我知道找到了目标。下身往前一挺,「唧」的一声轻
响,阴茎顶入了一个陌生而又期待的天地。整个阴茎被阴道紧紧包容的感觉真是
好极了。咕唧一下,连根尽没。「亲爱的老公,动吧。」Emily抱着我的腰
身动了动屁股。我如奉圣旨,一前一后地抽送起来。
  随着我的抽插,Emily的阴道越来越湿,就像下雨天泥泞的湿地,咕唧
咕唧地响。我边抽边舔着Emily的耳垂,「老婆,你的下边真湿,发出的声
音真好听。」
  「哦,」Emily抱着我的腰,媚眼如丝,「好大好硬喔!」
  「老婆,你的穴穴真紧,真舒服!」我抓捏着Emily坚挺的乳峰,用力
抽插「啊,」Emily语不成声,「还…还…不是你害的唷…唷…」
  我撑起上身,下半身一边挺动,一边俯视着Emily。只见她脸颊绯红,
双眼微闭,局促地呼吸着。她的表情,把她对我的依恋暴露得一览无余。Emi
ly坚挺的乳房随着我的运动前后摇摆。我们的下体互相撞击,阴毛纠缠在一起。
她的两瓣阴脣伴随着我的抽动,包裹着阴茎翻进翻出,闪烁着诱人的淫水……
  「老公,用力,啊……我要不行了……快……」Emily无力的摇晃着头,
双手紧紧抓住我的后背,抓出了一条条血印。
  「喔……太好了……我要不行了……」Emily发出了一连串娇媚蚀骨的
呻吟。
  我双手紧握Emily坚挺的乳峰使劲抽送。「咕唧,咕唧,」性器交合混
合着淫水的声音响彻主卧室。Emily的俏脸红得娇艳欲滴,小嘴微张,喘着
气说,「老公,用…用力,我要…要高潮了。」
  这时,我只感到龟头一阵麻痒,感觉真的快射要来了。我抬头对Emily
说:「真是太舒服了,我快到了。」说完我不可抑制地大动起来。
  「射吧,射吧。全部射到…穴穴里面来。」Emily的臀部不停地向我挺
起,「老婆要来了,啊…用力…」突然感觉阴茎被Emily的阴道紧紧握住了,
从龟头处能感到Emily阴道深处传来的阵阵抽搐。「啊」那种麻痒的感觉终
于到了极点,我不由自主地拼命地把阴茎往Emily的阴道里插,一股滚烫的
精液从阴茎直沖而出,毫无保留地射入了Emily的体内。
  「啊!我射了!」因为太舒服了我大叫一声,一下子往Emily身上猛力
一压,把一股滚烫的热流射入Emily的体内。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似的,
我趴在Emily白皙的身体上,一动不动。阴茎继续插在Emily体内,感
受着Emily的体热。
  休息一会我的把阴茎抽了出来,凶恶的阴茎上青筋凸显,闪烁着亮晶晶的液
体,「帮我舔一下。」把阴茎凑到Emily嘴边,用装可爱的口气说,「亲爱
的拜託你啰」硕大的阴茎一颤一颤的,我都能闻到上面的臊骚味。
  Emily皱着眉头,张开樱桃小嘴把阴茎含进嘴里吮了一下,连忙别开头
说道:「好了,满足了吧?」
  「当然很满足,」此时心里高兴到不行。
  「Emily,我太高兴了,我终於得到了你。」我拿捏着Emily的乳
头,玩弄着。
  休息一会儿感觉微软肉棒又硬了之后,我再一次趴了上去,也顾不得没有给
Emily清洁下体,就急吼吼的把阴茎对准还是湿漉漉的阴道口插了进去。由
於Emily的阴道里还有我的精液,再加上她高潮未退,里面布满了淫水,我
不费吹灰之力就一插到底。因为刚射过一次,感觉不像第一次那么敏感,我撑着
双手轻抽浅送,感觉着那温暖的阴道。
  「哦…你倒恢复得真快啊…啊…」Emily高潮的余韵又被我点燃了,不
由自主地呻吟着。她环抱住我的腰,雪白的屁股随着我的抽送起伏着。
  我慢慢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咕唧、咕唧」的水声仿佛在夸赞我的动作,
Emily的阴道已经变得滑不溜手,越来越暖和。那种滑腻温热的包裹感让我
的欲火更加高涨。我紧紧抱住刘洁的屁股,使劲向前顶。嘴里喘着粗气,「亲爱
的,舒服吗?」Emily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用双手环抱着我的臀部,把下体
拼命向上顶。
  「扑哧,扑哧」的淫水声不绝于耳。我亢奋地在Emily那洁白的身体上
做着伏地挺身。
  「啊,老公,我…我…不行了啊…要上天了…啊…」Emily从喉咙深处
发出了如诉似泣的呻吟。小手像溺水一样紧紧抓住我的后背,主动把臀部迎上来,
配合着我,迎接我的抽插。
  看到Emily痴迷的表情,听到她淫荡的叫声,阴茎又被她紧紧地箍住,
此时即使是铁汉也会忍不住的,更何况我这个死宅。我使劲向上插,开始了狂放
的抽送。
  「唔…我要到高潮了啊…啊…」Emily仿佛用尽全力似的把屁股向我的
阴茎一顶。我感到Emily的阴道又一阵抽搐,一阵痉挛。随即又一股淫水从
阴道的最深处兜头淋下,直沖龟头。
  随着快速的抽送,我只觉得一阵阵麻痒的快感不间断地从我们下身结合处袭
来。所有的快意汇聚成一股洪流,在我下身涌动,即将破壳而出。
  「老婆…我也不行了…我射了…」我死死的抱住Emily的屁股往深处一
顶,一股浓精从马眼直沖而出。
  射完精后,我从Emily身上下来,用卫生纸清洁后,然后我分开Emi
ly的大腿,Emily的下身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Emily的大、
小阴脣明显经过我的蹂躏而肿胀着,阴脣两侧亮晶晶、湿漉漉的。阴道口微微张
开,一滩鼻涕一样的液体正慢慢从里面流出。
  稍作清洁整理后两个人静静的拥抱在一起,享受着性爱的余韵。